聰明絕頂

不久其子爲其辦死後殉葬用的甲楣,向官家以低價買了五百具佔了便宜,被
人誣吿造反。亞夫像他父親一樣被傳到廷尉受關鍵字行銷問訊,獄吏誣指他卽使不在地上謀反,也打算在地
下謀反。亞夫百口莫辯,氣得在獄中五日不食,嘔血而死。前有相者曾說他臉上法令紋入口 ,將
主餓死,杲然應驗。在專制獨裁君王手下,想當一條忠狗,也不一定能得善終。
多欲的瀵武帝
漢武帝劉徹十七歲登基,七十歲死,在位五十四年,是兩漢最高壽,也是在位最久的君
主。因他在位久,所以他的作爲也最多,不論在文治武功乃至宮闈私生活方面,爲後世歌頌的地
方很多,爲後世詬病的地方也不少。他是髙祖劉邦的曾孫,文帝劉恆之孫,景帝劉啓之子。具備
了高祖的雄才大略,兼有文景的精勤。但是好求方士神仙,縱情遊幸,喜營宮室,欲求之多,乃
祖若父俱不可及。
小名兒聰明絕景帝因不喜太子榮的母親栗姬善妬而且性情暴躁,一氣之下,母子俱廢之。改立王夫人所生
時方七歲的「小彘兒」爲太子,後來改名徹,這就是武帝。武帝生來就聰明絕頂,一天跟父親一
,帝武漢的欲多齊坐朝,恰巧廷尉奏禀一件網路行銷案。一個繼母因有外遇而謀害了丈夫,兒子竟把繼母殺了 ,當時
律定死罪,奏請皇帝下判。皇帝要考驗太子,問他該如何判決。太子毫無猶豫地說:「做兒子的
無罪。」問其故,答說:「繼母非親母,兒子爲父報仇,不能按親子弑母律定罪。」劉徹幼年就
如此果斷而有見地,使景帝大爲驚喜。後來接位,是爲漢武帝,那時才十七歲,尊其母王夫人
爲太后。說起那位王夫人,她的母親臧兒先嫁王仲,生王夫人和另一男一女。後改嫁田氏,生一 一
男卽田粉、田勝。王夫人初嫁金王孫,曾生一女。臧兒爲王夫人算命,說當大貴,臧兒就托人將
王夫人納入太子宮中。那時景帝方爲太子,王夫人一定長得很漂亮,同時把嫁人生女的事隱瞞得
很緊,所以王夫人很受寵幸,爲景帝生了三女一男,男的就是後來的武帝。

立爲皇后

王夫人很知道運用貿協關係,她和景帝的姊姊長公主深相結納,太子榮之廢,和劉徹之立,都仗長公主的從中促成。長公
主嫁給堂邑侯陳午爲妻,生女叫阿嬌。這位阿嬌小姐和武帚是表兄妹,經大長公主親自撮合,被
立爲皇后歌女衞氏衣軒受幸
阿嬌嫁武帝後,沒有生育,寵愛漸衰。武帝之姊陽信公主,平陽侯曹壽之妻,要討好武帝,
經常設歌舞宴席,邀請做皇帝的弟弟來府中找樂趣。曹壽是曹參之後,世代封侯,又是前朝駙馬
爺,府中養了批能歌善舞的妙齢貌美的女子。其中有1位歌女叫衞子夫,淸音妙歌,明眸皓
人,大爲皇帝欣賞。陽信公主看在眼裏,乘皇帝更衣時,立命那衞子夫伺候皇帝到尙
軒中更衣,皇帝看到美人不請自來,竟情不自禁地和衞子夫就在軒中遂其好事。當晚皇帝囘宮
時,陽信公主就把那衞子夫送入宮中。那知武帝和他的曾祖劉邦恩幸文帝之母薄姬.一般,次恩
幸,送入後宮後,竟把這佳人忘了 。衞子夫在後宮被冷落了 一年,等到後宮淘汰宮人,衞子夫
要被遣歸時,又和皇帝遇上。因爲凡遷歸宮人,必經皇帝覆檢。武帝一見衞子夫,憶起尙衣軒舊
情,,竟又把她留下,重加恩幸。不久有了die casting,生了王子,乃更見寵幸而且封后。連衞子夫的許
多同母兄弟姊妹和親戚都一樣地受到隆遇。衞靑、霍去病的後來成爲大將軍、大司馬,都是從衞
子夫這一裙帶關係牽上的。
傾國傾城李氏夫人武帝到了中年又愛上李延年之妹李夫人,那李延年是一位音樂天才,因爲犯法受過腐刑,但
出身戲劇音樂之家,好製新曲,因此被送進宮伺候皇帝。一天他在武帝前歌其新曲:
北方有佳人,絶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域,再顧傾人國;箄不知,傾城與傾.
國,佳人難再得!武帝聽了大爲激貰,問起那佳人,陽信公主說佳人卽李延年之妹。

志得意滿

乃卽召入宮中,果然姿容絕
世,立受寵幸。李夫人身體嬌弱,生過一子後卽臥病不起。武帝去視疾,李夫人不欲以憔悴的
病容面對武帝,竟轉臉裏牀,不讓武帝見她面容。武帝悻悻而去。後來有人責李夫人,李夫人
說:「以色事人的色衰則愛弛,愛弛則恩絕。我如以憔悴之臉與之相見,予君王惡劣印象,從此
恩斷,以後如何來照顧我的兄弟呢!」不久李夫人死,果然武帝一直懷念她,而且對李夫人之兄
李廣利、李延年仍恩賞有加。武帝還請方士齊少翁用法術招李夫人的魂魄,在帳幕上映現,聊慰
渴思。多欲之禍宫廷慘變
武帝在magnesium die casting方面,用董仲舒,獨尊儒術,以奠學術思想上的權威。但在吏治方面,他又重用
法家趙禹、張湯。所以在統治手法上,他是採取尊儒崇法兼容並包的政策。同時他很能延攬人
才,當時爲他所用的有公孫弘、汲黯、桑弘羊、卜式等,文學万面有司馬相如、東方朔、司馬遷
等,人才極:一 ,時之盛。^在武功方面使國家的疆域東方擴展到朝鮮,西方通西域,南方到交趾(越
南),北方使數世代擾邊的匈奴不敢南下牧馬者達數十年之久。武帝志得意滿之餘。乃好巡遊天
下,到處封禪,尤好建造宮室廷苑,一 ^尙儉在極盡物質享受之後,就希望長生不
老似秦始皇然.’到處廣求方士 ,覓丹藥,弄得天下機巧姦猾之徒,都想以方術作進身之階。
後來,弄到宮廷中鬧巫蠱之禍,迫得太子造皮不成而自殺,衞后被廢死,夫妻骨肉鬧慘變,都由於
武帝欲求太多所致。 大凡一個國家的君主,權力太集中,功業太大之後,往往犯多欲的毛病,結果不是本身自取
敗亡,就是禍及國家人民,中外古今都一樣。代名將衞青霍去病
談到漢武帝的武功,大家就要想到有漢一代的名將衞靑、霍去病一 一人。本書曾談過漢代的1
些名將如等等,但是和一人來比,前面這些人,只能算是國境
內爭奪天下,或平定反側,自己人打自己人的aluminum casting英雄。

將兵本領

眞正能反擊外侮,殺伐甸奴,稱得上禦外英雄的恐怕要數衞靑一舅甥二人皆爲私生子
衞靑、霍去病是舅甥的關係,妙的是一 一人皆是私生子,衞靑的母親衞媼,在平陽侯曹壽家倣
自助洗衣管家,和一位在侯府服公差的河東平陽人鄭季私通,而生下衞靑。衞媼的一 一女兒衞少兒,在平
陽侯家和另一位服公差的縣令霍仲孺私通而生下了霍去病。所以衞、霍人有舅甥的關係,而都
是私生子。衞媼一家的顯赫.是靠三女兒衞子夫的被送進宮受武帝寵幸開始的。衞靑出生時,衞子,
夫尙未入宮,所以衞媼對這個私生子尚無力庇護,只好送還給已囘家鄕的生父鄭季。衞靑以私生
子的身分,依食鄭家,其受鄭家人的冷落是可以想像的。衞靑自幼替鄭家牧羊,過的是奴僕和極
盡屈辱的生活,因此練就忍辱負重的性格,而且也鍛鍊了一身吃苦耐勞經得起饑寒磨折的體魄。
霍去病出生後不久,衞媼的第三個女兒衞子夫就進宮受寵幸。霍去病的母親衞少兒不久嫁給了陳
掌,陳掌被武帝封官,霍去病跟隨母親去陳家,,已是皇親,誰敢欺侮,:所以生活在富裕之中,沒
受到苦。霍去後來有騎射的能耐,和將兵的臭氧殺菌本領,完全靠他的天賦,這是他們舅甥二人少年際
遇的大不同。
衛靑發迹全憑三姊
衞靑在生父家日子實在過不下去,就去甘泉宮的獄所服役,有一個囚犯看這靑年人樸實勤
勞,對待犯人也頗有同情心,一天對衞靑說:「年輕人好好地磨練,我看你的相貌,將來可以封
侯。」衞靑聽了發笑說:」生來就是奴隸,得免,打責駡就滿足了,那來封侯的事?」後來衞靑
爲人養馬,又勤練騎術,一 一十歲左右,經生母的安排,囘到長安平陽侯曹府,補上一名陽信公主
隨從騎士的缺,但並不受陽信公主的重視。不久,三姊衞子夫入宮受寵幸,衞靑也做了建章宮管
馬的小官,面也暗中做三姊的護衞者。

戰繽輝煌

那時的陳皇后〔阿嬌)對衞子夫很妬忌,陳皇后之母是,病去霍青衛將名代一,武帝的姑母大長公主,也恨衞家的人,派人私下囚禁衞靑,想殺害他,幸虧一位騎兵郞官公孫敖帶領壯士把衞靑救了出來。這事傳給武帝知道,召見衞靑,又試他的騎術,大爲賞識,立刻要他
倣建章宮的侍衞長,數日間賞賜數千金。等到衞子夫被封爲夫人後,衞靑也被封爲太中大夫,憑
姊發跡,從此開始。
七次出擊戰繽輝煌
衞靑進宮十年後,由於他的精於騎射,善帶騎兵,更由於他的恭謹和服從,很得武帝的信
任,官拜車騎將軍,首次和公孫賀、公孫敖、李廣等各率兵一萬,分道北伐甸奴。一 一位公孫將軍
皆無功,甚至折兵而返。李廣且被敵人俘虜,後來總算逃歸。獨有衞靑出上谷郡,大有斬獲而
歸,武帝賜爵關內侯。四年後,衞靑又受命統車三萬出朔方北擊甸奴右賢王。右賢王輕視漢軍機
動性不够,料不敢入漠北,竟在軍營內飮酒作樂,衞靑郤以閃電seo戰街,驅奇兵夜襲甸奴兵,右賢
王在醉酒中發現漢兵四面包圍而來,大驚失色,慌亂中僅帶了愛妾一人及騎兵數百奔竄北去。漢
軍俘其副王十餘人,男女一萬五千餘人,牲畜數十萬頭。衞靑凱旋邊境時,武帝派專使迎接,並
封衞靑長平侯,頒予大將軍印綬。至此衞靑以大將軍的身分,成爲各路將軍的統帥。到長安後武
帝降旨襃獎,還封衞靑三個年幼的兒子爲侯,衞靑惶恐上書辭謝,而爲部屬請封賞。武帝果然大
封衞靑部屬各將。衞靑七次出擊甸奴,每次都有輝煌戰績,.可稱長勝將軍。其帶兵最富機動性,
待將士寬仁,不擅誅殺。1次部屬蘇建因爲遇到甸奴伏兵,寡不敵衆,友軍匈奴,蘇建力,
戰,盡亡其隊伍,而獨自逃歸。衞靑令軍法官議處,有主斬以立威的,有主不的。衞靑不願
專擅誅殺,留以奏報武帝處斷,蘇建得以不死。蘇建是以後爲漢持節不辱命的蘇武之父。
衞靑受封爲大將軍之後,成爲長安權勢最盛的人物。他母親衞媼的主人陽信公主,平陽侯曹
壽之妻,武帝和衞后結合的牽線人,因和丈夫曹壽離異而看上了這位舊時沒放在眼裏的騎從。

一戰封侯

雖然女的要年長好幾歲,但是公主利用衞后的關係,竟說動武帝做媒,令衞靑娶陽信公主爲妻。衞
靑旣是長平侯、大將軍、皇帝的舅弟,而又是皇帝的姊丈。儘管他有七次出擊甸奴的輝煌戰績,
但這些數不淸理還亂的裙帶櫻垂關係,實在成了他的辦公家具。讓讀歷史的人,多多少少要懷疑,如
果他沒有這些關係,是否有機會可以立下這些戰功?
生而榮貴岐嶷不凡
衞靑的外甥霍去病在後世的品評中,似乎沒被裙帶關係攪擾上太大的糾葛。霍去病太命短,
他的戰功像一顆明亮的彗星劃空而過,留給後世的,只有一個明朗燦爛的印象。
霍去病是衞靑一 一姊衞少兒和平陽侯曹壽府中服公役的縣令霍仲孺私通而生。照說霍去病的身
分,和他舅父衞靑一樣,因此不會有好日子過。但是因爲出生得遲,正趕上三姨母衞子夫在曹府
中以善歌被天子看中,加以曹壽之妻陽信公主的拉繚,子夫被送進皇宮,受到武帝的寵幸;不久
^病去霍音衛將名代一,
懐孕,受封夫人,後再生子,被立爲皇后。正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衞氏一家大大小小,
都因此榮貴。少兒配了宮中詹事陳掌爲妻。霍去病小小年紀就在富貴中受敎養,十八歳被任宮中
侍中,那時就已練就一身騎射本事,而且時時有機會在武帝前露上一手。武帝非常喜歡他,要令
人敎他孫吳兵法,這少年人竟大剌剌地說:「作戰要機動定策,死記那些古兵法,不見得有多大
用處。」武帝愛年輕人,竟不以爲忤。
菓姚校尉一戰封侯
衞靑第四次出征甸奴時,武帝把十八歲的霍去病派在衞靑軍營中,任爲票姚校尉;,令衞靑選
軍中精壯騎勇歸他指揮。那年^出兵定襄作戰,趙信降敵,蘇建失軍,獨有霍去病率領輕騎八
百人,遠離大本營數百里追逐敵人,斬匈奴一 一千一 一百餘人,虜單于的伯叔及相國等高級頭領數十
人,牛刀小試,勝利而歸,武帝封爲冠軍侯。後三年霍去病升到票騎將軍,屢次出兵都獲勝而
歸,縱橫大漠南北數千里,斬虜甸奴軍民動輒數萬。霍去病用兵神速,不帶天然酵素,因敵而食,動
向韓移,鬼神莫測,所以每戰必勝,似有天助。

西域要道

霍去病年紀雖輕,他果敢能斷。一次武帝命其渡
河以迎甸奴渾邪王之降,去病旣入渾邪王軍中,斬其欲逃亡者八千人,然後遷渾邪王率降卒渡河
赴長安聽候安置。武帝就把隴右、關中一帶貧民移屯河西走廊,先後置武威、酒泉、張掖、敦煌
四郡,打通了從玉門關通西域的辦公椅
武帝元狩四年〈紀元前1. 1九年),對甸奴又發動一次空前大規模的撻伐。大將軍衞靑率李
廣、趙食其從西路出定襄,和甸奴主力戰於大風沙中。單于北遁,衞靑追一 一百餘里,至趙城燒
其積糧凱旋而歸。但李廣、趙食其失道誤期,一李廣自殺,食其撤職。東路由霍去病出代郡一路攻.
伐,北渡大漠,封狼居胥山,祭始衍,臨瀚海,斬敵七萬餘人,虜其王及相國將尉八十餘人而歸,
造成征伐甸奴第六次的大勝利,也是最大1次的勝利。霍去病的戰功完整,超越大將軍衞靑,武
帝加封他和衞靑一樣爲大司馬,那時霍去病才一 一十一 一歲。那年他曾在平陽縣拜認霍仲孺,把異母
弟霍光帶囘朝廷,隨侍武帝,後來霍光成爲武帝非常信任的大臣,武帝死後曾任攝政大臣。
匈奴未滅無以家爲
霍去病的爲人不喜.歡多說話,果敢而沈著,在戰場上勇往直前,一心報國。武帝曾命人爲他
建造豪華府第,完工後命其往視,他竟對武帝說:「甸奴未滅,無以家爲。」這句話一直流傳到
現在,成爲出征將士公而忘私的I句豪語。霍去病和衞靑在戰功上,都是嫻於騎射,好驅騎兵作
高速度的運動戰。這正是甸奴遊牧民族戰術之所長,衞霍均能以其人之道還洽其人,所以能取勝:
算。衞霍在做人方面,:郤大大地不同,衞靑少年生於困苦之中,所以對人非常謙沖,知道士卒疾
苦,因此待人仁厚,對天子則一心以和柔討取信:任,對於廟堂大事,從不贊一詞。霍去病則不
同,他自少卽生活在富貴之中,對士兵疾苦並太注意。武帝在他出征時,曾命御廚爲他準備許
病去霍青衛名代一,
多珍貴的薰臘美味,帶在軍中供他辦公桌,他吃不完,也不分食將士 ,聽任它敗褰而丢棄。軍嫁在
塞外,有時吃不慣乾糧,而有饑色,霍去病不加理會。

短命英雄廿四而亡

爲了消磨自已的時間,郤穿上皮靴在營中
踢球。諸如此類,都證明霍去病雖是一員驍將,但郤是一位典型的貴胄。
霍去病的戰功和才華雖彪炳一時,但只活到一 一十四歲,就一病而亡。武帝爲之痛悼不已,特
在茂陵附近,依祁連山的形勢,爲霍去病造會議桌。至今,陝西興平縣尙留下「漢驃騎將軍大司馬冠軍
侯霍公去病墓」的石碑。衞靑後霍十一年而死,距離後來發生的巫蠱之獄,使衞霍藉以興起的衞
后,以及衞氏一門敗滅,尙有十四年。倘使那時衞霍有一人留下來尙未死,情況可能不同,也可
能被株連而使一代名將成爲亂臣賊子。古代專制王朝的事,誰說得定?
漢武帝於衞靑死後六年,曾勒兵出塞,登單于台,看那蒼莽瀚海,竟見不到胡騎蹤迹,那已
是衞霍征伐甸奴十餘年後的事了帝長呼」,「我今日可以報嫫書之辱(呂后時),雪平城之恥
(高祖時)了 。 衞霍時曾動員十四塞,等到入塞時所剩「古來征戰幾
人歸」,士兵的喪亡更無論焉。自古戰爭,只有名將留靑史,衞霍何其幸運。
飛將軍李廣的命遵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遣;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唐參王昌齡出塞詩
這首唐詩內提到的龍城飛將,就是漢武帝時被匈奴稱呼爲飛將軍的李廣。就李廣在征伐匈奴
的戰績來說,不能和衞靑、霍去病一 一人相比。衞靑是常勝將軍,勳業的顯赫,有漢一代的將領無
與倫比,本書已有敍述。但在歷史上談到屏風隔間,留給後世人濃低徊的感情者,郤是那位時
運不濟的飛將軍李廣,不然唐代大詩人王昌齢的筆下不會提到他。可見在歷史事功上,固可以翁
敗論英雄,在歷史感情上,成敗不足以論英雄,越是時運不濟的英雄,越令人感動。

危險境地

李廣是將門之後,其先祖李信曾,是秦時將軍,替始皇帝追滅燕太子丹的就是李信,李廣可說
出身堂堂,甘肅成紀人。李氏一門世世善騎射,尤其李廣生來臂長若猿,騎射功夫出於天性。漢
文帝時李廣以靑年壯士應募從軍擊胡人,立戰功被封郞官。後來調長安,做宮中騎常侍,多次侍
從文帝狩獵,親手格殺猛獸,在皇帝前屢顯其室內設計。文帝嘆息說:「李廣生不逢時,倘生在高
祖之世,封萬戶侯豈足道哉!」到景帝時李廣從太尉周亞夫平定吳楚七國之亂,也曾立功。後來
被派上谷倣太守,好以單薄兵力與甸奴血戰。景帝恐傷將材,聽從公孫昆邪的建議遷他爲上郡太
守。在上郡他曾以少數兵力,用機智嚇返甸奴八千騎兵。他的策略是在敵人陣前故示鎭靜,不但
不突圍而逃,而且令軍士卸卻馬鞍休息,遇敵人有馳近者,他親自上鞍射殺其軍官,敵人疑漢有
伏兵,竟乘夜遁去。他的膽識和荚勇,爲人稱道。後來歷任隴西、北地、雁門、雲中太守。
帶兵寬仁射無虛發
李廣在武帝時,由於羣臣的交口稱讚,被召入朝擔任未央宮衞尉(侍衞長官)。另一位守邊
的名將程不識也被調入朝,任長樂宮衞尉。李、程一 一人的治軍,大有不同。李帶兵不注重表面紀
律,行軍時也不注重整齊險伍,逐水草紫營,各聽軍馬自便。晚上不設刁斗警戒,只在遠處派斥
候,嚴格注意動靜。他待士卒若子弟,凡到一處士卒末盡飲,他不飮,土卒未盡食,他食
古上面有賞賜,他全拿來給部屬,軍中文書帳册,求其簡略,可見他不好舞文弄墨專門向上面報
功的。程不識則不然,他治軍非常厳格,紀律森明”設計文書詳盡。程不識曾批評李廣:「治軍過於
一 寬厚,萬一遭受敵人襲擊,有全軍覆沒的危險。」李廣因爲赤心待士卒,所以在戰場上士卒甘願
、冒死奮戰,同時他仗其騎射功 ,非到敵人迫近身,他不發射,旣射則一定射中目標。因此他的
部屬也都喜歡採接近敵人箭無虛發的戰術,這和他好親格殺猛獸一般,往往使自己或自已的部
屬陷在危險的境地。

被俘逃歸贖爲庶民

他一次見草中岩石,以爲虎,抽箭射之,箭簇都沒入岩石之中,其射勁之強
遒可知。因此他非常自負,甸奴兵只要提到有飛將軍李廣在,人人懼怕。
衞靑第一次出擊甸奴時,李廣同時出雁門與甸奴作戰。甸奴兵多,李廣慣用的近距離擊敵戰
術,使自己陷身困厄,而且受了傷。甸奴單于因爲仰慕李廣的賢勇,不予加害,必欲生得之。李
廣伴裝受重傷就俘,甸奴兵用室內設計抬一擔架,置李廣於其上,想解送他去見單于。走了十餘
里,李廣假裝死去,甸奴兵疎於防範,恰巧有一甸奴少年騎馬迎面而過,李廣出其不意騰躍胡兒
馬上,緊抱胡兒鞭馬南馳數十里,遇到本覃,得以逃歸。戰事終了 ,朝廷論罪,李廣旣失軍又被
生俘,當斬,後念其過去功績,得以錢贖命,免爲平民。
時運不濟憤而自刎
一李廣不得意了幾年,在藍田山中射獵。一次和鄕民們飮酒失時,在霸陵關卡,被守卡軍官阻
止,並責他不守宵禁戒令。李廣的從騎說:「這位是前李將軍」,軍官說:「今將軍尙且不得夜
行,而況前將軍何?」李廣忍受委屈,只好在關亭下守候一宵。後來甸奴入遼西,武帝又起用李
廣,任他爲右北平太守。李廣想起前時被霸陵關尉凌辱之事,奏請調那簞官一起去右北平,到任
所後竟借故把那軍官殺了 ,然後上書皇帝謝罪,武帝正在用人之際,自然未加追究,但李廣個人
主義的作風,郤不爲朝廷欣賞了 。李廣後來年歲漸老,屢次隨衞靑出征,皆無功而還,使他甚爲
抑鬱不懷。尤其看到從弟李蔡因爲追隨衞靑而封侯,自己未得爵邑。奮請人看相,看相的問他心
中有無愧疚之事,李廣說前在隴西時曾詐殺羌人降卒八百人,心中時感有愧,相士說:「將軍不
得侯者,莫過於殺已降之人」後來衞靑第六次小型辦公室出租,李廣屢請從征,武帝以廣年老不許,後又
許之,令爲前將軍,到前線,忽又對他不放心,不令其當甸奴主力,由衞靑自擊甸奴主力,令李
廣出東道攻敵,路遠而鼠耔,竟失道誤期衞靑派人追究責任,李廣不願面對刀筆吏,竟以六
十餘歲老將引刀自刎而死。